關於中樂透獎的機率有一個推算,專家研究後發表意見:贏樂透彩頭獎的機率,比被雷劈到還低。

 

這簡直開玩笑,上個禮拜有兩個人中了頭彩,難道上個禮拜有兩個人被雷劈嗎?如果不是開玩笑,那機率推算出來的結果按開獎日每期決定一位頭彩得主,由於被雷劈死的機率比中頭彩大,故推論每禮拜兩期就要超過兩個人被雷電劈死,這是絕對值。到底是誰跟誰跟怎麼樣子的配合,說好一個禮拜要劈死兩個人?於是我翻翻這兩天報紙,找看台灣上禮拜又誰被雷劈死,終於在個新聞事件中找倒一點端倪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 人氣()

天下竟有這麼巧合的事?前總統的女兒嫁給台大醫學系的學生,前總統女婿的媒人是台大醫學系教授,前總統女婿的弟弟是台大醫學系,太不可思議、太湊巧、太驚世駭俗,這是奇蹟!

 

莫非和前總統家族有關的事,都會遇見台大醫學系?

 

據考究,前第一家庭的成長與台大醫學系間糾纏之不解之緣,冥冥中隨著命運的擺弄,聽天由命,在歷史因緣際會中,兩者多次的偶遇、交會、摩擦升溫、冒出火花、碰撞出的許多可歌可寫的偉大故事,不只見證了時代的變遷,隨著歲月的奔流過往,這些封塵往事,在各自私密的記憶中,烙印下永恆的人生註解。

 

七年前又八十一天,前總統夫人在南京東路某PUB吃羊肉小火鍋,三個多小時的津津有味卻在臨走前手抖不小心摔破餐盤,弄髒了衣服,她找來領班抱怨整晚菜色從頭到尾難都吃得要命,噁心到想吐,她咆哮表示這該怎麼解決?領班連忙道歉,自我介紹,遞出名片,原來他是台大醫學系的休學生,這時候,扁嫂反而不好意思起來了,原來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雖然陳雲林來台架勢之足、陣仗之大,但仍有人議論陳雲林不能去「雲林」,是他此行最大的遺憾。說陳雲林不能去雲林划龍舟炸寒單是個遺憾可以,但說陳雲林因為名字有個雲林卻不能去雲林是個遺憾未免強詞,美國前拳王阿里從來沒爬過阿里山,至今也沒聽他表示過遺憾什麼的,而若真講遺憾,最遺憾的當是前副總統嚴家淦不能嚴家淦吧(老冷猜謎一則,相同題目的謎底還可以是連戰)?想當年劉玉山學長年紀輕輕唸書時就有一個原則(這是多麼難得的事)和座右銘(我想最後還會寫在墓誌銘上),就是打死不去爬玉山,為何?就怕留在玉山下不來嘛,所以他終生不僅不覺得沒爬過玉山是個遺憾,竟還覺得是個福氣呢,所以,遺憾與否依人主觀意識形態、自我心裡想像、和他人旁敲側擊而異,(對,我認為他只是膽小,叫國慶講大胖爌肉飯遇地震那事兒?)反論也可推,有些人在臨死前對這輩子從沒嫖過妓,感覺非常遺憾,這難道他名字真有嫖妓兩字?但演戲可以,打壞了燈光,喜劇成了悲劇;放錯了音樂,悲劇成了爆笑劇,如果拳王阿里終拖著老邁的身軀飛來台灣登上了阿里山,很好笑很荒謬,但比起場外的又喊又打、拉奶罩扯內褲的那群人,到底誰才悲壯,畢竟戲歹就怕拖棚,纏男就怕烈女,你他媽就怕硬嫁隔壁老王,經過這三十、四十年來,十幾、二十年來、五六、七八年來,西斯洛機場都出現了外星人,但無論光陰似暗箭、歲月如毒梭,鐵杵磨成了繡花針,但台灣的同一批自稱正港台灣人的人,仍插科打渾、似剛出道般的扮醜裝丑搶鏡頭。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張銘清被推倒小事一樁,喧騰囂鬧,大可不必。蓋人都會倒,前後左右倒,早晚都要倒,差別只在於什麼時候倒,倒在什麼地方,兒女環繞隨侍在側與否,遺囑有否交代貼切,至於倒的本質,不過仆街:一式頭仰腳開,二招屈腰轉臀,三招麻姑獻壽,四招鉤魚翻背,可無論姿勢再飄逸瀟灑、動作如何犀利暢快,還是仆街,看看熱鬧無妨、完畢記得鼓掌。張銘清不是倒在北京胡同火炕石床,卻遠渡重洋倒在台南石階;不是倒在南京山陵濕滑便所,但千里迢迢滑在孔廟青苔,乃文章之處,歷史一筆,但所謂布局千里,敗在一摔,兩岸協調折衝費時,營造水到渠成大戲,萬事俱備卻臨陣跌跤,是上天開的玩笑或命中注定。至於王定宇錯在哪?只怪張銘清跌倒剎那沒有及時上前迎合姦虐,話說腳都開了,客氣什麼?不是想要幹共匪很久矣。

 

佈局多時但功虧一簣之事,有件事可以一提。想當年至忠生性害羞,不近女色,其浩然之氣只有友力足堪比擬。至忠雖念歷史系之美女如叢,但臨色不亂、坐懷鎮定,勾肩搭背卻人人都是普通朋友。直到有一天,校內戲劇比賽剛剛結束,大夥兒忙著收台,忠哥卻仍穿著類似壽衣一件連身繡花閃閃發亮的戲服在場內走來晃去,神氣個勁兒,刺眼到大家都想打他,此時卻有一長髮美女,或者是不經意或者出於禮貌或同情,在至忠經過時拋下一句:「我覺得你今天表現很好耶」煞時壽衣愣住,亮片折射到眼睛睜不開來,誰啊?小小演員居然有粉絲(那個年代還沒有粉絲這名詞,應該叫戲迷),原來是森林系的方桂。自此故事開始。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台灣海釣船「聯合號」在釣魚台被日本保安廳巡邏艦撞沉,所謂船沉不能復生,默哀便是,但後續風波又起,據聞當時前往馳援聯合號的「和星艦」眼看距離釣魚台只7.8海浬,當船長下令填彈裝膛拉保險準備和倭寇大幹一場,卻在點火前接到外交部電話,我在想,奇怪,莫非和星艦的電話裝有來電顯示?那為什麼知道是外交部電話打來一定要接?如果是老婆打來叫你回家順便買蔥薑蒜頭或兒子功課不好叨念都是你混帳媽媽的錯,你會接嗎,就在你準備發動台日海上戰爭的急迫時刻?希特勒當年越過蘇聯邊界時接到公共電話,特別是蔡明耀的電話,是不是二次世界大戰就可以避免?反正,電話接了,船撤退了,後來證實,電話原來是外交部日本事務會執行長蔡明耀打的。我不知道蔡明耀是不是常打電話,種種證據顯示似乎他對這種高科技的無線通信技術頗感興趣,若換我要打給和星艦,我甚至不知道該查104還是105。如果媒體記者有興趣調他的通聯紀綠,或許除了訂購達美樂比薩外可以破解許多歷史懸案和命案,答案應該會有許多原來是蔡明耀的解釋。蔡明耀解釋說:『當然這個事情我做了,我只是因為不想起衝突,而且希望趕快把事情能夠解決,把人找回來這是我做的一個判斷,我自己的責任我應該要做的我就會做。』這句話感人,像個MAN,但撤船事件仍然被立委批評喪權辱國,更引發後續諸多抗議行動,唉,這只讓我想到,像我身上徹底找不到一件韓國製品,只因為我沒來由的看韓國人就是討厭,可是還有多少人在打韓國手機、看韓國電視、用韓國冰箱、吃高麗菜、玩高麗妹?搬台灣人出來講傷感情,台灣人感情習慣脆弱,而且現在流行愛台灣,那剛好拿韓國人來射靶。韓國人拿美國牛肉出來在證明什麼?如果韓國人真有表面那麼團結、那麼民族主義、一致的同仇敵愾,反正美國牛肉進口也沒有半個韓國人會買,還怕什麼?韓國人在拗。同理以證。
 
關於衝突判斷,和撤退,有一段往事可供回憶。
 
大學生養成的習慣,很多事情都用拗來解決,拗什麼呢?人盡其拗,物盡可拗。拗小鋼珠、拗挫魚、拗7pk、拗賽馬、拗熬夜、拗作弊,拗學弟,只要能頂幹到極端、能讓人翻臉的,能徹地考驗人類劣根性的東西,都可以拗,所謂拗,就要拗到世界的盡頭、黑暗的谷底,以”忘了我是誰”為最高指導原則。有一陣子流行挫魚,人在斑駁的水泥砌的魚池邊拼命兜圈子,像崇拜某種邪教的集體儀式,伴著穿著拖鞋汗衫幾個大男人,叼根菸鬍渣邊的轉來繞去,就為了一條大頭鰱,或一尾烏溜,或一隻烏龜,或一隻鵝,或一隻只要皮膚夠粗到可以讓鐵鈎扯住的動物,都可以挫,可以拗。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 人氣()

曾經當過中華民國總統的陳水扁(台南官田人)曾經在民國九十三年立委選舉的造勢場合中悲憤帶淚的指控連戰和宋楚瑜兩個曾經想發動一場政變,一場發生在台灣土地的政變,一場計謀推翻台灣之子的政變,一場群眾、軍人李傑和學者金恆煒結合的三角政變,一場七天的政變,和一場不硬的柔性政變。說了這麼多一場一場,其實都是同一場,也就是說,連戰和宋楚瑜當年所發動的政變聽起來雖然以為很多場,但是也只有一場,就算連戰和宋楚瑜意願上想搞很多場,但考慮體力之不足與不堪負荷,只有一場。但一場票房怎麼回本?明華園不願巡迴、電影院不願播、客家電視台都不給時段,又怎麼找得到投資客和贊助商?這個案子從郭台銘、劉嘉玲、曾馨儀,從柯賜海、辜寬敏、翁山蘇姬都看過,也都搖搖頭,直接蓋章退件(但翁山蘇姬理由不太一樣,她說:幹,我又沒錢)。但大家同理心要替他倆著想,年紀不小了,你看,到了這把年紀搞什麼好像都只能這樣?太複雜、太長和太硬的都不行:「去伊拉克弄台坦克車來玩玩…」,「欸,不行,太複雜」;「九天好不好?」,「欸~不行,太長…」;「這樣一直磨擦怎麼樣…」,「不行不行…太硬太硬太硬…」。所以,經過幾天來遍佈在丹堤咖啡、怡客咖啡、羅多倫咖啡、伯朗咖啡和壹咖啡密集的討論(很遺憾,從早坐到晚,都只點一杯咖啡),連戰和宋楚瑜終於決定,這場政變定調為七天的,而且還要不硬…唉,或許年輕個十歲,再灌個大鵰、咬粒威而鋼,這場政變就是十日很長政變和很硬政變,而且還可以賣票!連戰和宋楚瑜街燈下曾經嘆氣,感慨年輕之留白和歲月之時不我予之餘。但,連戰和宋楚瑜終於不滿了,因為,陳水扁真的拿出來說嘴笑話七天柔性這兩件事暗指連戰和宋楚瑜「不夠長」之「不夠硬」,這是我辛苦好幾天最得意的兩項事,兩怒之下,訴請侵權損害賠償,乃這場官司之由來。連戰宋楚瑜大聲向法官抗議,「七天」怎麼政變?扣掉前後兩天集合、解散、領獎狀,第二天報到、排隊、相見歡,第三天立定、稍息、踢正步,第四天劈柴、煮飯、搭帳篷,第五天刷牙、洗臉、講故事,到第六天真正要搞政變了…第七天就來了,你說,剩下能政變的時間可能不到七秒,你告訴我七秒來得及政變?最高法院昨天判決出來陳水扁輸了,犯了瞧不起人的大忌。
 
說到政變,記憶中似乎也曾參與了一場感覺柔柔的,關鍵三小時的隱性政變。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吳伯雄從大陸回來,落地後不等飛機停妥,驅車夜奔總統府。所急何事?到總統府後,大家洗耳恭聽,但見伯公緩緩的說,這次的成就,在於國共平台已經確定,伯公平台,以後可以是馬英九和胡錦濤之間的潤滑劑。潤滑劑是什麼?凡士林是也。凡士林何物?透明圓滑之物,你我可能不熟,但阿達等弟兄就很了,我是不大看同志網站,但裡面介紹的用法雖千奇好幾百種,但總不脫「避免磨擦後出血」的基本功能,和「促進交流後迅速」的進階功能,未來兩岸把素女經整本演一遍也好,用李安導演傳家的迴紋針式姿勢也罷,只要有伯公這個潤滑劑在,擦槍走火、誤射中鏢的機率,已經不存在。但此事有何好急?不要小看伯公。伯公又緩緩的說,雖然還在喘,他這個潤滑劑已經有了初步成果,曰:撤飛彈的事,已經有譜。撤飛彈在台灣其實並不稀奇,警察局曾有一陣子流行舉辦流氓自首,一線的A咖大哥們領著B咖的金毛弟和刺青妹,舉起右手的左輪槍和30步槍,宣誓放棄槍械,放棄武裝,放棄魚肉鄉民,並放棄當流氓,表面上悲憤中帶著力量,但鏡頭裡卻是藏不住的笑,大哥帶頭偷笑,小弟跟著笑,到最後是整個警察局哄堂大笑,嚴肅中流露喜感,嚴格的外表虛應故事,難怪人家說台灣人是幽默的,當晚在總統府大家最後也是笑成一團,稍稍沖淡了伯公夜奔後拼命喘氣的尷尬氣氛。伯公繼續有感而發,緩緩表示,也還在喘:「戰爭是人類最愚蠢的行為」,馬英九忍不住憋著嘴笑:『…伯公爬完中山陵三天了現在還在喘啊…』說罷大家又笑成了一團
 
說到撤飛彈,解除武裝,想起以前莫名其妙和土木系起衝突、拼命在舊行政大樓施做防護設施的事,有點台海戰爭一觸即發的味道。
 
舊行政大樓是大家排戲、製作佈景道具的地方,那是一座近百年歷史、荒廢掉的破舊大樓,全棟木頭結構,兩層樓日式建築,外表攀附巨齡古樹、牆壁荊棘滿佈,外圈雜草叢生、刺蠍毒蛙出沒,活像一頭綠色怪獸,直聳、斜立在校園後方。大樓裡面白蟻蚜蟲、樓板搖搖欲墜,空間中霉味刺鼻、散發死人味道,走路得緊盯著地上腐木中隨時冒出的生鏽鐵釘、爬上二樓也要沿線步趨、避免踩空的朽木破了洞整批人掉到樓下,新去的人要有老手帶領否則不得其門而入,重要的是告知使用規則,要回頭張望,耳目小心,因為我們是違法使用,雖是違法使用但和校方有某種默契:他們假裝沒有我們這群人存在就不來趕人,但重點是,生死自負,若出事校方一概不知道、不承認、也不負責。但那邊就像一個遺世獨立的天堂、免規矩的化外之地,正對胃口。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陳幸妤失控發飆,人生常有的事,你我都曾失控,偶爾發飆,但能邀請這麼多記者媒體蒞臨指教,是我也會榮幸到失控,感動到發飆,可惜老爸沒背景,老師沒靠山,想借機放送要某某的爸爸「去自殺算了」的念頭上不了電視只能貼郵票寫信告訴他陳幸妤是近年最夯的街頭評論家,當年綁著頭巾的林正杰號稱街頭小霸王都沒她今天的風光,前陣子還淪落到需騎著機車上電視台毆打金恆煒才終於讓人同時注意到這兩個糟老頭之時不我予,之有氣無力,不似陳幸妤能開宗明義、一刀見斃,犀利而委婉、乘機而借力,空氣中閃電著尖銳、撕裂、激情、動理、及狂幹完後帶來周圍一片沉默和凝重,頓時現場冷凍如冰,像吃潮州的冷熱冰,火熱又冷靜,熱情又肅靜,對媒體來講當然討喜多了。幸運的,電視台把她這多年來的片段剪輯成套,全系列穿越時空的佈景,在公園、在禮堂、在機場、在馬路邊和充滿台灣風味的閩式騎樓下,旁邊還有老婆婆賣著雞蛋糕,不同的場景交織著相同的剛烈和激愴,不變的是物換星移後屬於正港本土台灣人的傻氣和土直,和阿婆雞蛋糕的美味,就如同電影要催淚,只差孔鏘沒有在旁邊彈著keyboard伴樂。
 
幸妤脾氣不好,沒有關係,昨天發怒真正的原因,在於她介意她闖了紅燈,但真正關鍵是「她上當了!」,她自己也露了口風這麼說「她上當了」,究竟陳幸於妤上了什麼當?到底她上了什麼當?劇情到這裡有了變化,她以為她老爸當選她就是真命天子,但其實真命天子另有其人,而且榮幸的,我還認識這個人。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李慶安的雙重國籍疑雲,我說這種事算甚麼,自古以來腳踏兩條船既是人性,也是本性,能搞3P誰會釘孤枝?君不見南北高速公路都要開兩條,試問你旅行內褲為何要準備個兩套?我說美酒加咖啡才香、紅豆加薏仁最好吃、而奶茶加珍珠最酷,有兩張悠遊卡總比只有一張好,一夫一妻既不是真理,雙重國籍又何罪焉,多了一張悠遊卡不用放著看著摸著摔爛也高興,劈腿已除罪化,青少年還頗為流行,”劈國”到底不不行。拿台胞證包二奶是必修課,台灣總統的哥哥在靖國神社,美國中學生在校殺的人比伊拉克人殺的美國人多,忠誠度聽來已經蠻好笑,性幻想也不會比較好,同床異夢的遊戲天天上演,就看你遊戲起來認不認真,人家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你看前幾天的李慶安多美麗。但羅大佑的前愛人張艾嘉都告誡我們喝牛奶不必養一頭牛,現實上,想去墾丁玩只要租車不必買民宿,所以去美國大峽谷玩應該也不必宣誓入美國籍,好不好,人衰,不只喝奶茶會被珍珠嗆到,單純只喝水也一樣。
 
說到被珍珠嗆到,我就想到山哥,朋友中不少人都有雙重國籍的本錢(那個年代還沒有”劈腿”這個詞,頂多雙打,後來變雙殺打),但要以山哥自創的「蟋蟀的故事」最經典。據傳聞,「蟋蟀的故事」屢試不爽,是把馬子的利器(抱歉很多年輕人不懂”把馬子”這話,舊年代嘛,就像不知道什麼是”高射砲”)。「蟋蟀的故事」用得巧妙的是信手拈來、優游自得,淚眼汪汪一剎那、投懷送抱一瞬間,而講「蟋蟀的故事」前,一定要講講「蟋蟀的故事」時的標準坐姿,才算搞全套:找公園草叢旁尋無邊之長條板凳一條,或低矮石階一落,攜懵懂未知的年輕女生一名,女生先坐下,男生對著女生坐向,肩並肩但背對背,再來男生兩手往後一撐著,這時就有產生臉對臉、很親暱的效果,單單這個坐姿,就已含羞待放、入戲三分。說故事前儘管風花雪月、說說笑笑,但突然,男生開始憂鬱,沉默…怎麼了?喔…我看到那邊有一隻蟋蟀…又沉默…蟋蟀到底怎麼了?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巴紐案至今未解,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已迫不及待出來噴淚,爆料他不到兩個小時就被張俊雄先生強逼下台。敘述的過程雖然驚險,但重點也異常明確,他表示,下台可以,但不該在兩個小時內,兩個小時是一個人被逼下台的極限,他一生奉獻為國家則不應該承受這種極限,就算小孩子都不應該承受這種極限,兩個小時太短。我乍聽也覺得這樣,但稍後仔細回想,以我這輩子短短的職業生命,可是累積過無數次被fire的經驗,我淺淺的體會,抱歉和黃志芳結論不合:關於離職時間,兩小時剛剛好!你我來回憶過往經歷,當某天被逼著離開,不管你幹嘛的,站檯的、掃地的、跑腿的、賣農藥的、幹周刊美術設計的、搞直銷的、建中教書的、拉皮的,從接到噩耗,到閃神、失魂、踉蹌、跌倒,到回神、回魂、回憶、後悔,總總不到一個小時,就可搞定。還剩一個小時要做啥?話別、收行李,足夠矣,我試過,只要留超過兩小時多十分鐘,大家客套的離情說完了,杵在那邊別人監介,自己也尷尬,兩小時前或許還有人歡送你,過兩小時後只剩下睥睨鄙夷的眼神巴不得你快點消失,多一分鐘都凝重。張俊雄下伏筆,有苦心。
 
兩個小時內下台的精準時間,阿達學長的經驗足堪教訓。從農試所離職,阿達學長仍然澎湃熱血只想傳播藝術,主要是受諄學姐的影響。諄學姐在學校當導演,阿達是旗下頭牌紅演,畢業後諄學姐找到廣告製作公司的工作,時髦多變的生活大家很羨慕(所以不務正業產生一堆,出國念電影、轉系念藝術、搞實驗劇團,或許有機會說說志同學和慶學長的故事,只要我還活著)。從台灣省霧峰農業試驗所洗燒杯、在濾紙上面跑電泳,到利用疊氮化鈉引誘稻米變態的日子終於離職,阿達學長找到了某家製作公司,在台北。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馬英九為什麼不做愛?喝了酒、進了房以後。可是飯店管家說,馬英九的房乾淨整齊、馬英九的床平坦如新,我不明白了。你喝過酒,我喝過酒,記得沒錯的話,馬英九參加國宴和之後的茶會都喝了酒,喝過酒的人,或沒喝過酒的人都知道(包括男人,和女人),喝過酒的人進了房間看了女子豈能不做愛?可是管家說房間沒有一根毛,垃圾桶找不著一片屑,滾筒衛生紙無辜的頂著一個尖尖模樣、連手抓痕都見不著。我知道你氣炸了,阿達要出櫃前肯定也是氣炸了,不過,先別憤怒,特別是阿達,大家退一萬步來想想看:合理的人,就算沒喝酒,可孤男寡女在一起,豈能不做愛?又孤男寡女在一起獨處一室,豈能不做愛?再者,孤男寡女一起,身在異地,又共處一室豈能不做愛?何況孤男寡女一起喝了酒,在異地,共處一室,何可能不做愛?因此,太多原因、太多理由,使得馬英九不得不,或一定要做愛的,所以,當天馬英九是做愛的了。
 
馬英九是做愛的了,那麼,這房間如何解釋?我想到以前,學生時代打工在賓館當夜櫃。在我上班頭一天,屁股還沒坐熱,喻學長就神秘的領我到某間混亂後的房間挽起袖子,說要教我鋪床、清潔地毯、掃廁所,包括把衛生紙壓平、上捲的技巧。我憤怒的提出抗議:我來是當櫃台,我是白領階級,我是知識分子,批公文的,今天要我屈腰彎背當女中,所為何是?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討論第一夫人的衣服沒甚麼不對,我只在意她有沒有穿幫、看到底褲沒?很失望,裙子過長,分數不及格,可是,就有人在罵媒體造神了,云不該給予總統和她老太婆過多關注和稱讚。奇怪了,這些人都頭腦不好,我去麵攤吃雜爛麵稱讚老闆的麵不會很難吃,算不算造神?抑或是看見倡導地球暖化的人跟他比跟中指抬舉他,算不算造神?這似乎是一種人的本能,膀胱憋了想尿,是本能,差別在於尿桶和電線桿,尿桶是人,桿子是畜生,至於神,下雨就是,當然,也是本能,那媒體出於本能的行為算不算造神?這家麵店的東西真的無法恭維,連老宮學長都會發脾氣(或許以後有機會寫到老宮學長的故事,那也要看之後我有沒有被亂棒打死,如果沒有的話,或許還會寫阿達學長的故事),幸好老闆可愛的女兒總是勤奮

Posted by vilde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This article requires a password to view, please enter password.
  • Password Hint:
  • 請輸入密碼: